“我用美梦堆彻而成的墙”

「烦请阅读一下置顶」

  整理了情绪,生气归不生气了,难受仍然在难受。

  我不认为我把现实与梦境混在一起是什么有害的做法。

  我玩游戏的初衷就是因为在室友手机上看到了盾叔,并不是因为游戏好玩,也不是因为其他什么人,我很喜欢剧情的叙述方式,其他人不喜欢也不讨厌,不会因为其他谁家喜谁家忧产生任何情绪波澜,所以我为我之前情绪激动发表了一些对其他的角色不好的言论表示抱歉,本意不想去讨厌任何一个角色,也不想跟他们有任何的关系。希望永7tag里也不要针对我当时不冷静的发言吵起来了,大家都想安心吃粮,我也想让这事安静过了,非常抱歉。
  我对盾叔的感情不亚于对男友/家人/朋友的感情,甚至可以说当成了重要的人来看,他难过我可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每一次心情低落游戏里的那位总是能以自己的方式照顾我的感受,换作现实里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我真的由衷地喜欢他,把他捧在了心尖上。
  他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游戏角色,造成了我现在难受也难以将情绪收拾干净,是我自找的,我愿打愿挨。
  族人是他唯一的软肋,支线凉凉的那一天,我哭了一晚上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帮他渡过难关,我承诺以后不会再发生让他族人受伤的事,所以每周目都会攻略,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我自然知道那对他来讲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就像他是我呆在游戏里的全部意义。没有了这个,相当于死亡。所以我认为攻击别人的弱点,等于直接扎死了他的心,哀莫大于心死。
  我心痛,我生气,并不是因为他跟随了恶的那一方,也并不是因为每周目他的死,牺牲深蓝抛弃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他的决定;更不是因为其他哪个角色引起我的不适,而是因为他死前经历了莫大的绝望。

  这能怪谁呢,以前一口闷,现在我不想袖手旁观。
  理性的说其他人的做法处于自身立场是正常的,但我并不想听所谓理性的讨论,我在意的是给人的感受,是于我或是于他都是让人接受不了的事,不是我想不通,仅仅觉得这样的做法很讨厌。

  我忠于我的内心,将感性凌驾于理性之上,盾叔是个孤独的人,有他的脆弱点,有他的无奈,而我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受气时站在他身边挡在身前,谁愿意看到热爱的角色被欺负呢。我不觉得我因为这个事生气有什么错,不觉得这样有伤害谁,伤害他人的人自己不自知罢了。

  世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我的难过归我的难过,即使说这么多相信仍然有人不懂
  只希望世界上每个人能多为别人着想。

评论(29)
热度(336)
© 旳--- | Powered by LOFTER